马克龙访美怼美俨然国际领导者?欧洲拿什么 “填补美国留下的国际领导真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0日
       马克龙访美像国际领袖?欧洲如何“填补美国留下的国际领导真空”?庞中英国际体系中有很多“集体行动”(有些是非正式的, 有些是正式的)。这些集体行动构成多边机构或国际组织。集体行动总会遇到问题或困境, 即所谓的“集体行动的问题或困境”。解决“集体行动困境”的传统且经过实践检验的解决方案是国际领导力。马克龙高度评价“新多边主义” 在多边体系中, 国际领导力最为关键。由于国际领导, 许多国际集体行动取得了成功。例如, 在联合国主导的全球气候变化治理进程中, 欧盟及其成员国法国、德国等是气候治理的国际领导者。为解决伊朗核问题, 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德国(同时代表欧盟)等在2015年达成一项重要协议, 该协议被认为是伊朗的重大外交政策成果之一。
       奥巴马政府在美国。显然, 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德国和欧盟在控制核武器扩散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 目前最大的国际集体行动困境是不断扩大的国际领导力赤字。近日, 欧盟两国领导人马克龙和默克尔相继访美。他们不回避与特朗普政府在重大全球问题上的分歧, 甚至批评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和“新多边主义”言论。马克龙在美国国会的讲话, 在当前美国的政治氛围中, 一些观点把马克龙该演讲被评价为“自戴高乐以来第一位公开挑战美国道德制高点的西方领导人”。马克龙毫不掩饰自己与特朗普政府在重大问题上的分歧, 不怕在美国国会直接批评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这不仅向美国人发出了很多信号,

也向全世界发出了信号:美国和欧洲在全球治理方面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 反而在扩大。也就是说,

马克龙暴露了全球治理危机因欧美分歧而加剧。也许还有一个被忽视的问题:欧洲是否填补了美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国际领导真空?在马克龙和默克尔访美之际, 一些有影响的欧美舆论鼓励欧洲和欧盟领导人填补美国留下的国际领导空缺。例如, 4月17日, 全球著名评论网站PS(Project Syndicate)发表了GAM Holdings首席经济学家拉里·海瑟威(LARRY HATHEWAY)的《Leadership Deficits in Trade》, 认为即使有特朗普政府的保护, 主导地位也是短期的。异常, 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将继续下降。如果是这样, 为了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欧盟必须取代美国。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一年多时间里, 欧洲人对美国在多边合作中的领导力下降以及美国对欧洲的损害表达了各种失望、不满、关切和批评。多边体系。今天,

他们一方面还在劝说美国不要再多撤了多边体系和多边协定;另一方面, 它向美国展示了欧洲领导地位在美国领导地位下降的情况下的替代作用。马克龙要求美国更多地参与全球事务, 应对气候变化并留在伊朗核协议中, 认为“孤立主义、撤退和民族主义”不是解决办法。不仅如此, 马克龙强调, 世界必须形成“新多边主义”, 即保护、改造和加强现有的多边体系。他认为, 贸易不平衡应该通过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来解决, 而不是贸易战。他强调, 美国和其他国家应该遵守贸易规则。他还说服美国重返《巴黎协定》, 不要退出伊朗核协议。看,

曾经“领导”欧洲的美国, 现在被欧盟“领导”了!马克龙似乎是国际领导者, 而特朗普政府已成为领导者。欧洲会填补国际领导力的不足吗?那么欧洲国家和欧盟究竟将如何弥补美国留下的领导力赤字呢?马克龙在华盛顿对欧盟所谓的“新多边主义”的描述仍然缺乏细节。
       不过, 在这样的演讲中, 他不可能过分关注“新多边主义”。然而, 在欧洲, 这位年轻的法国和欧盟领导人以其在巨大挑战中的变革雄心而闻名。结合对欧洲的观察, 我们可以大致了解欧洲正在做什么, 将要做什么。为了领导世界, 欧洲正在改变自己。
       过去一年, 马克龙、默克尔等欧盟领导人积极应对国内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挑战, 形成了新的国内政治平衡。在欧盟层面, 正在就新的欧盟改革进行谈判。欧盟的一揽子改革方案, 不仅是为了确保脱欧后的欧盟不解体, 也是为了努力推动欧盟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在全球层面, 欧盟领导人一直试图与敌视多边主义的特朗普政府沟通, 因为与美国的关系仍然至关重要。欧洲领导人对特朗普政府的劝说可谓煞费苦心, 劝说的效果值得我们关注。在欧盟的全球作用方面, 将强化欧洲“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 让欧盟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全球治理进程。欧盟是 G20 全球金融治理的创始成员。 G20有19个国家成员, 不是国家而是“超国家”成员的欧盟构成了G20。在气候变化等许多全球治理谈判中, 欧盟是正式成员。即使在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与德国(6方)和伊朗谈判达成的伊朗核协议中, 德国也不仅仅代表德国, 还代表欧盟。欧盟历来对自己的评价很高, 并标榜自己是“国际规范力量”, 即欧盟在国际规则和规范的形成中发挥主导作用, 是“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的支柱命令。然而, 严峻的全球现实是, 仅靠欧盟的国际领导力不足以弥补全球治理中的国际领导力不足。欧盟需要有更广阔的胸怀, 与愿意承担国际领导力的其他国家合作, 形成具有包容性的集体国际领导力。集体全球领导力不是霸权领导, 而是一个更合法的新的国际领导。欧盟的“新多边主义”应该有“新的国际领导力”。欧中印三方应早日在欧中、欧印战略对话框架内探讨共同或集体领导全球治理。在美国退出全球治理主导的当下, 这不仅是扭转全球治理危机的契机, 也是塑造新的全球治理的契机。 (作者为《中国时报》专栏作家、中国海洋大学国际关系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常务理事)